这两位可怜人都已然国破家亡了
2018-12-05 20:5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有趣是的,杨素成人之美的事件,还不止这一桩。唐末五代时期杜光庭的传奇小说《虬髯客传》,也把杨素写进来,叫他的家妓红拂,偷偷爱上唐初名臣李靖,再次成就了一个典故:红拂夜奔。那时候还是隋朝,李靖远未发迹,他来到杨家拜见大佬,想走个捷径。而杨素家的红拂够胆大,没有如乐昌公主一样,跟杨素打个招呼,仅凭一面之缘,便追随李靖,私奔而去。

政治强人都是多面性的,尤其杨素,且不谈他的英雄气短,单说其儿女情长:他在隋炀帝登基之初,权势达到顶峰,家里的仆人要以千位数来计算,养的那些歌妓与小妾,也过千了。杨素虽名素,可他真不是吃素的,其私生活可想而知,古往今来的很多土豪都不敢望其项背。最可气的是,人家杨素不仅军功赫然,而且他长的帅,《隋书》上说他如关公一样,美须髯,有英杰之表。早年,在北周时代,杨素就是官场上留着络腮胡子的刘德华。

杨素成全乐昌公主,让她与前夫破镜重圆,除了他大气厚道以外,还叫人觉得,他似乎也是在赌气,或曰争一口气,即照我杨素的素质,什么样条件的女人找不到,干嘛非在旧朝公主这棵树上吊死,还不如将计就计,给乐昌公主一个自由选择的机会,同时也为自己立下一个美名。何乐而不为之?再说,徐德言夫妇,一个是陈朝的官员,一个是陈朝的公主,从某种意义上说,都是杨素的手下败将。若强行留下公主,有点胜之不武。更何况,这两位可怜人都已然国破家亡了,那就姑且成全一下他们的小家庭吧,也算对陈朝的最后致敬。

这位络腮须美男子还很有性格,他父亲杨敷战死沙场,北周武帝宇文邕没有及时给杨敷一个褒奖,杨素便上奏章申诉,武帝却置之不理。杨素蛮劲上来了,连续好几次找武帝讨说法。武帝被催得够呛,一怒之下要将杨素斩首。杨素却依然毫无惧色,还大声嚷嚷:我死于无道昏君,也算死得其所。武帝是性情中人,闻此言,觉得杨素敢于骂自己,是一个人才,便不仅给杨素的父亲加了谥号,添了荣誉官职,还升了杨素本人的官。更有一回,杨素为武帝写诏书,下笔成章,文采与内容兼美,武定赞许他说:你好好干,不愁不富贵。可人杨素却回应道:臣无心求富贵,只唯恐富贵逼人。

不过,杨素是曾经沧海过的,连破镜重圆的好事他都做过了,还在乎你一个歌妓的私奔。只是那唐传奇,为了突显唐人李靖的风采,而严重矮化了隋人杨素。杨素一路从北周走来,到隋代位极人臣,他可是从来都不是吃素的,君不见他家后花园里玩闹的妻妾歌女都过千了吗?可叫人不可思议的是,后世的文艺作品,却总是让他屡屡让妻,甚至戴上绿帽子,留下一个他是吃素的形象。

时代是由人创造的,杨素就是隋人中顶天立地的佼佼者,他大度也好,窝囊也罢,反正其人其事,依然是隋唐豪迈的路数,并毫无疑问是大唐盛世的前奏曲。只怪隋朝叫杨广糟践得太短命,而杨素正是推动杨广上位的始作俑者,于是后人骂杨广的同时,杨素这位英雄也跟着遭了殃,被演绎得不尴不尬的。如果隋朝如大唐那样延续一个好几百年,或许后人的各种传奇中,红拂要私奔的就不是李靖,却反过来是杨素了。

当然,孟启的本事诗不会谈杨素的功业,虽然他在灭南方的陈朝统一中国、打北方的突厥等各条战线上都获得了极大的战功,但孟启让人记住的是他人生另一面的辉煌。话说杨素征讨陈朝建立盖世奇勋后,文帝杨坚照例要赏赐给他很多战利品,其中包括很多江南美女。这倒无关痛痒,古代有此特色,但这些美女中,居然还有一位如假包换的陈朝公主,即陈主陈叔宝的亲妹子乐昌公主。这个故事咋一听有些传奇,实则真有其事,在正史《隋书》上亦有赫赫然的记载。

更诙谐的是,正史上言之凿凿地说,杨素的正房太太郑氏乃一位悍妇。杨素曾严厉指责郑氏说:如果有一天我做了皇帝,你一定当不了皇后。郑氏气得嗷嗷叫,居然还跑到隋文帝杨坚那里告御状,大骂丈夫大逆不道,说这样的反动言论。杨坚倒是没追究,想必他肯定莞尔一笑,接着对杨素的家庭生活深表同情。杨坚比杨素只大三岁,当年还是北周王朝时,他俩是穿一条裤子的发小。杨坚的夫人独孤皇后,可是古代出名的贤良淑德,而杨素家的那位郑氏,就相形见绌了。难怪同为华阴杨氏后人,杨坚能做天子,而杨素就只能委屈做臣子了。

破镜重圆的故事,或许有虚构的成分,但杨素这位大佬,的确是隋代一个非常复杂的政治人物,他先是跟着隋文帝杨坚挖北周的墙脚,然后又助隋炀帝杨广阴谋夺嫡,最后他却被杨广所猜疑。杨广最终也失道寡助,丢了江山。可以说,从大隋建立到灭亡,成也杨素败也杨素。而且,隋末第一个起兵反叛的贵族居然是杨素的儿子杨玄感。那时候李渊、李世民父子还只是有贼心,没贼胆。

她此刻的丈夫杨素看在眼中,急在心上。得知真相后,杨素非常大度,找来徐德言,将乐昌公主还给了他。完璧归赵不说,还赠送给他们一堆钱财,让他们回归江南老家,幸福快乐去也。

杨素,字处道,北周时期就是一员猛将,后来他又追随隋文帝杨坚夺了北周天下,成为隋朝的开国大功臣。杨素与杨坚,包括唐高祖李渊等人,大都是北魏与北周的政治贵族,祖先世代为官,隋代与唐初垄断朝政的寡头关陇集团,便是肇始于斯。

有性格有才之外,杨素的一手草体隶书字写得很飘逸,就算不干革命工作,也是大家族的文艺青年。比他早些的书圣王羲之,从综合能力来看,都只是小巫了。当初,杨素纳陈国的乐昌公主时,也才四十多岁,正是男人一枝花的年龄。乐昌公主虽是江南第一美女,但改嫁给杨素,也绝对不算辱没了她。甚至,比起她与第一任丈夫徐德言的结合,新的婚姻似乎更符合才子佳人、英雄美女的意味。

唐传奇并没有交代杨素得知红拂私奔后的情形,但我们可以想见,既然杨素连乐昌公主都可以挥挥手,不带走一片云彩,那么对红拂,他应该也能本着天要下雨,娘要嫁人的第一原则,随她去吧。只是这样的传奇多了,却令人为杨素抱不平,怎么他的女人老是要让给其他男人呢?尤其是这个红佛,也太不给老帅哥面子了,竟然如此嚣张,让杨素给李靖做了一个陪衬。

乐昌公主在隋军南伐之前,本是江南大才子徐德言的妻子。这对金陵绝佳伉俪倒是有忧患意识,他们充分认识到,日后政局肯定有大变,到时候国破家亡,以乐昌公主之貌,必然要被新权贵纳为小妾。于是,乐昌公主便把一副铜镜破成两半,让自己与丈夫各执一半。两人约定,将来若有离散,那么每到正月十五这一天,乐昌公主要吩咐仆人,在新朝代的京城大街上叫卖此残缺的铜镜,丈夫徐德言便会顺藤摸瓜,找到她。

杨素与杨坚还是同宗的远亲。不过,杨素是正儿八经陕西华阴豪门杨氏的后人,祖上从先秦开始便人才辈出,而杨坚虽自称也出于华阴杨氏,但有攀附的极大嫌疑。可见杨素反比杨坚有来头。

矛盾的是,郑氏如此火爆脾气,杨素还敢养那么多小妾,难不成只是因为家大业大,要装装门面,不得已而为之吗?总之,在女人这件事上,杨素被演绎成一个失败者,他要么被发妻告御状,要么只能作为破镜重圆与红拂夜奔大戏中,受到严重伤害的千年老配角,而无法如李靖那样,既有开创新朝代、入驻凌烟阁的功绩,又被好事者赋予风流场上好男儿的英雄本色。

其实,隋朝虽然是短命的,但其兴也勃,其亡也忽的另类风采,丝毫不亚于大唐。要知道,唐代的政治制度与社会文化,直接脱胎于隋朝,我们今天也隋唐并称。而且,正因隋朝的转瞬即逝,才使得唐朝与它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,格外的无法分离。所以,大唐的潇洒壮美与真性情,隋朝也有,甚至有过之。

晚唐才子孟启著有一部名为《本事诗》的好书,专讲唐代诗歌中所涉及到的一些故事。所谓本事,就是原本有其事,以诗记载之。孟启的书很少涉及唐代之外的诗歌,但隋唐本不分家,隋代的故事,它也留下一个,是有关杨素的。

果不其然,后来乐昌公主与徐德言成就了一个典故:破镜重圆。而成全他们与这个典故的人,正是隋朝当时的头号大臣杨素。当时陈朝已灭,徐德言历经千辛万苦,从江南赶到隋朝的首都长安,见到街市上的那半个铜镜,便以铜镜入手,写了一首诗。缠绵哀婉姑且不提,只说乐昌公主见到此诗,便知前夫来了,于是便肝胆寸断,要死要活的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vf6b.cn精准十码中特,彩资料天下彩天空彩票,2019精准20码中特版权所有